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ongsong000 的博客

我走在树下,听树叶说话的声音,可那小鸟却叫个不停

 
 
 

日志

 
 
关于我

绿色是生命,绿色是希望, 我属于这片绿色。 今生有机会守护、创造这片绿色, 而倍感自豪!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住帐篷的森调人  

2013-06-20 10:40:00|  分类: 地域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住帐篷的森调人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原创)住帐篷的森调人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
 
(原创)住帐篷的森调人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
 
 

                                                         

 

                                                                                                   洪宪存

 

在绥棱林业局有这么一群人,常年工作在茫茫林海深处,吃住在帐篷里。他们就是奔波于林业生产一线的排头兵,森林调查设计队队员---森调人。

在外人看来,他们是一支很神秘的队伍。因为这个行业单一,从事这个工种的人少。并且每人腰带上总是挎着一把砍刀,天天往深山老林子里钻,外人不知道他们做什么,所以遇到森调人就感到新奇。但是你如果那一天有机会走进他们的生活,就会被他们豪爽、热情的性格所感染;被他们不畏工作环境的艰辛所感动,他们是这片森林最执着的守护者!

别看森调人每天钻林子,他们是按照国家的相关规定,从事直接为林业生产单位服务的三类调查设计”工作。与此相关的还有,进行国家级规划的一类调查设计,进行省级规划的二类调查设计,这些人都是森林调查设计工种,都属于跑山钻林子的森调人。

我森调专业毕业后,一直从事这个行业,其中的苦辣酸甜,历历在目。记得那是1985年的初冬,毕业分配到绥棱林业局森调队一小队,与几个回家休礼拜的队员一起去小队报到。先做了几个小时的小火车到达北股流林场,是晚上十点多钟。小队在十一道河子里驻点,还有十里的路程要走,我们就踩着刚刚修筑的小火车路基,大家帮我扛着行李,向小队驻地慢慢走去。半夜到了驻地,原来驻地就是一大一小两架帐篷,这可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走进帐篷啊!当时我对什么都好奇。张喜祝是小队长,看完介绍信,大手一挥,安排下我住的铺位。

帐篷有十二米长,六米宽。用小杆子支起的三个人字架,在横上三道檩子,就是帐篷的主体结构。帐篷里两面都是床铺,有三十多个人挤在两面大通铺上。中间过道旁的一根支柱上,钉有一小块横板,粘着一根蜡烛,我们就靠这根蜡烛散发出微弱的光,打发单调的夜晚。中间过道是用柴油桶做成的两个铁炉子,烧的是新鲜的大块桦木拌子。填进炉里,呼呼作响,不一会帐篷里就变得暖暖的。在炉子顶上竖起一节铁炉筒子,在拐个九十度的弯,烟囱就在帐篷的大山处伸到外面喘气去了。

在一个炉子的对面,两名队员向两边拽了拽被褥,挤出一块空位,铺上我的行李,就算安下我人生的新家。这半夜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想到今后就要与这帐篷、与这大山、与这大树紧紧相伴,真是思绪万千。自此开始我长达三十年的森林调查之路。

烧炉工是个闯关东的山东人,岁数大了,干后勤工作。看到有新来的队员,显得格外精神,一遍又一遍地填烧柴,炉筒子烧得红了半截。还担心冷了冻着新来的。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表达对我的欢迎。哎呀,这一宿热得我几次扒开小窗户,把头伸到帐篷外面去凉快儿,可烧炉工还在乐滋滋地忙乎着。

第二天早晨,随着烧炉工一声起床了”的呼叫。我睡眼惺忪地爬起来,摸过衣服穿上,可床下的棉鞋却怎么也拿不起来,仔细一看,床底下都是冰,鞋子冻在冰上了,原来这帐篷的床上床下是冰火两重天,再看看其他人,棉鞋、毡袜、手焖子都挂在帐篷顶上,烤得热乎乎的,拿下来穿上很是舒服,看来住帐篷的门道还真不少啊!

住帐篷的人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一个铺头就是一个小家,不能随便窜铺头乱坐,睡觉都是头朝外,两边人大腿向里,方便上下铺,炉子烧热了也烤不到头,还防动物和坏人的伤害。这是野外住地窨子和帐篷时前辈们传下来的惯例。

吃完早饭,队长和指导员班前讲话结束,大家陆陆续续地走出帐篷,开始一天的工作。俩人一组,我跟着领工的区划小班,砍了两条小班线,干活不累,执行的是日工制”,就是不停地走、不停地看,两腿发酸。后来我明白了,森调人是靠两条腿吃这碗饭的。他们个个都是走塔头、过草塘、穿山林像走平道一样的好汉,在这森林里练就了一身行走如飞的本领。

晚上内业王晓斌给我一支铅笔和一个账本,邻铺队员不停地用唱歌一样的号子,喊着树种和径级,教我翻账页,挑正字,学习记账方法。那时候小队白天出外业,晚上星期一、五是业务学习,星期二、四普法教育,星期三、六是文化学习,星期日是生活会。每天工作日程安排的满满的,小队管理井然有序。

工作时间长了我慢慢地知道了,原来小队实行半军事化管理。每天按作息时间休息、起床、吃饭和上下班。队规队纪都要无条件的遵守执行。如果到了休息时间你还说话唠嗑,影响旁人休息第二天不能上班,队长就要严肃处理,由你负责出工,包赔别人的误工损失。

在夏天闷热潮湿或冬天寒冷的环境中奔波了一天,大家都喜欢用酒解乏驱寒,时间长了都练成了酒家,小队喝酒限制时间,不准长拉没完,所以森调人喝酒都是又快又猛。在林区遇到森调人喝酒,都惧怕三分,不敢与我们拼酒。

当然他们也不是常年不回家,每年都享受国家规定的寒暑假,共计有两个月时间在家休息。平时还可以串休礼拜天,一个月回家休息四五天,再回来工作。小队有几名闯关东的跑腿子,每年都把各种休假日攒到一起,再加上跨省区还享受一个月的探亲假,可以回老家休息四个月,正常开工资。哎呀,那时候职工福利真好,很人性化、很幸福!

当时森调队职工的劳保待遇在林业局是最好的,生活用品只要能用到的都发放。自己穿不坏的棉鞋、棉衣、帽子等拿回家里,全家都跟着沾光。当时林区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要享福去苗圃,要遭罪去森调队”。但是森调队工资享受外业补助,工资高,所以大家都愿意来森调队工作。

一顶帐篷,就是森调人一个流动的家。调查结束一个林场的采伐任务,就拆卸帐篷,转点到下一个林场。赶上是雪大的冬季就铲除厚雪,露出冻成冰一样的黑土地,搭建帐篷。晚上就住进去,两个大铁炉子一烧,帐篷里的温度就上来了,晚上躺在被窝里,一点也感觉到冷。厨房的小帐篷也烧铁炉子取暖,不烧火做饭的时候,锅里的水冻成了冰坨子。赶上是其他季节转点就容易多了,队员们少遭不少罪。

想起当时的生活,还真让人怀念。现在生活环境已是今非昔比,森调人住帐篷的时候少了。道路畅通,再加上伐区地块分散,不适合住帐篷,就直接去林场住,在通勤到伐区调查。但是,森调人夏天走塔头、过草塘、趟露水,冬天爬冰卧雪的工作环境依然没有变化。常年驻点的习惯也变不了,是工作性质决定的。就是因为长期野外住宿的原因,森调队的小伙子总是难找对象,有这么一段顺口溜好女不嫁森调郎,一年四季守空房至今还在林区流传。

由于森调人长期野外工作,很多人都有严重的职业病,胃病、关节炎、类风湿、肾病等一直危害着他们的身心健康。再加上林业转型以后实行计件工资,取消了外业补助,工资低。现在没有那个家长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再去遭罪,年轻人都不愿意从事森林调查工作,太辛苦,所以出现后继无人的现象。

森调人住在这简陋的帐篷里,以超人的毅力,每天穿行在深山老林之中。白天忍受着别人无法想象的艰辛与困苦,夜晚承受着孤独的煎熬。他们无怨无悔地为国家、为林业调查设计,规划蓝图,几十年如一日默默地奉献,甘当林业的先行。

青山铭记下他们悠扬的号子声,绿水定格了他们穿过溪流的身影。

这里每一片森林都凝聚着他们的心血和汗水。

这里每一棵林木都与他们有着深厚的情感。

 

                                                                                                                          2013年6月20日(15.4.1在修改)

此文刊发于《黑龙江林业报》5月21日四版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3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