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ongsong000 的博客

我走在树下,听树叶说话的声音,可那小鸟却叫个不停

 
 
 

日志

 
 
关于我

绿色是生命,绿色是希望, 我属于这片绿色。 今生有机会守护、创造这片绿色, 而倍感自豪!

(原创报告文学)续写山魂的伐木人  

2014-03-01 09:28: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报告文学)续写山魂的伐木人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

                                         

                                                    

                                                                续写山魂的伐木人

   

                                                                          文/红松

 

 

 在大森林中伐倒林木,曾经是伐木人引以为豪的资本。当洪水肆虐、阴霾侵蚀我们的家园,我仿佛听到那残破的山林发出的喘息之声。2014年4月1日,大小兴安岭全面停止商业性采伐。伐木人彻底醒来,从此扔下斧头和油锯。将续写绿化青山的新篇章!

 

                                                                                                                                                                                    ------题记

 

 我是生长在绥棱林区的孩子,对森林的认知,是从山林中一株株高大挺拔的林木和一车车原木开始的。懵懂的记忆当中,那森林就像海洋一样宽广无边,林木就像海水一样多,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参加工作后,始终在一线奔波,亲身体会到林业工人的艰辛与快乐生活。特别是处在生产最前沿的伐木工人,曾经披星戴月、爬冰卧雪,在国家需要的时候采伐木材。并且他们还是林业工作中伤亡率最高的工种。今天他们虽然走出大山,放下斧子和油锯,停止采伐林木。但他们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昨天,让我们永远不能忘记、、、

绥棱林业局最早的采伐林木,可以追溯到1903年,中东铁路修通后,晚清政府批准在今跃进林场的八号闸和建兴经营所附近的黑崴子这两个地区,规划出采伐区域,当时跃进林场叫高兰,建兴经营所叫宁海,都是用经营此地的“大把头”的名字命名的地名,那时候就有木帮在此地采伐林木了。当时来山场子的伐木人,自愿结成一个很神秘的帮派组织,成员统称为---木帮,以闯关东人居多。冬季采伐,夏天流送结束大部分人都撤走。那时的人很迷信,采伐前一天要先拜“山神爷”,所谓“山神爷”就是个最早来东北闯荡的一个老把头。大山里没有庙宇,就在住地的西北方,选一颗大树,挂上供品猪头、大鱼、鸡等,树下摆桌烧香,燃放鞭炮后,举行磕头跪拜仪式。仪式结束了,还要会餐,供品做成菜肴,大家共同享受一顿丰盛的美食。

第二天去林中开始采伐。工具很简陋,两把大斧,一条大肚子锯。砍伐林木先是判断树的倒向,然后两个人一人一把大斧子。那斧头闪烁着半尺宽的雪亮的刃,对着砍出下茬。看木材的材质,如果腐心,就此打住,在去采伐下一棵树,大树多得望不到边际,随便挑选。如果材质好,就用大肚子拉上茬,两个人一边一个哈腰站着,用锯一来一往地横向锯树根部,把一棵棵大树放倒。但是伐根半米多高,浪费木材,但是那个时候,在这深山里没人在意这些。树被伐倒前,伐木人用很慢的唱腔喊号子:顺--山--倒-了!横--山-倒-了!提醒别人树的倒向,以防伤人。语调很悦耳动听,伴随着的树枝折断和树木轰然倒地的轰鸣声,霎时雪花四溅,那声音在林间经久不息、回荡不决。场景煞是壮观。

伐木是一个高风险的工种,随时可能发生危险,伤亡率很高 。伐树前要砍倒阻挡被伐木方向的“迎门树”,选好安全躲避通道。即使这样还会有坐殿、摘挂、打柈子、座后炮和回头棒等十分危险的情况发生。采伐时被伐断的树搭在别的树上就是“搭挂”,把那棵被挂住的树伐倒就叫“摘挂”,很危险。特别是摘多棵树搭挂在一起的“连环挂”,是伐木人最危险的活儿,随时有生命危险,一般人都不敢去。采伐时碰到比较直溜的大树,容易发生坐殿。坐殿就是一棵树跟部已经被伐透仍然站立不倒。发生坐殿也很危险,如果此时跑或者吓得大喊,由于震动或者是带动的风,树就会失去平衡迅速倒向跑的人,此时你要慢慢等待或者是向另一个方向扔东西,树就会顺着方向倒下去。尽管危险很多,只要熟悉了规律,就会平安无事。伤人的往往不是大树,而是小树,麻痹大意和树小容易发生打绊子、座后炮和回头棒事故发生,冷不防才是伤人的主凶。我在东风林场,见到的采伐死亡事故,都是小树伤人。至今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捏。

伐木人相信树是有灵魂的,所以砍伐那棵树也有讲究,不是随便那棵树都可以伐掉的,每片林子都要保留一棵树王(径级最大的)。如果不懂规矩伐倒了树王,说不定以后就会出现轻者致残,重者丧命的悲剧,老伐木人都懂这些,也很忌讳这种事。现在的采伐工也是如此,只是不说而已。

旧中国伐木人为了讨生活,受尽剥削与苦难,多少人暴尸荒野,根本没有生命保障。东北解放以后,1948年9月,这里成立了绥棱林业局。采伐人开始新的生活,成了这片林子的主人。解放战争和新中国的建设急需大量木材,绥林人又开始了新的征程,采伐木材支援国家建设。

绥棱林业局建局后,在山里相续建立了十五个林场采伐木材。伐木条件比以前大为改观,鸟枪换炮了。采伐逐渐由原来的大肚子锯换成了油锯;集材由原来的牛毛套子换成了集材车;运材由水运换成了小火车。整个冬云生产全面实现机械化作业。大森林里是机声隆隆,热闹非凡。一栋栋砖瓦房盖起来了,一所所学校建立起来,场区是人来人往,集市一般。伐木人扬眉吐气,成了林业工人,生活有保障。工作有动力,拼命采伐木材,贡献给国家。绥棱林业局最高年份下运木材68万立方米,是当时龙江森工系统的先进典型单位。

可是人们慢慢发现,那喷烟吐雾的小火车,虽然还是一列列满载原木奔驰,但是木头径级越来越小。终于到了1993年,林业系统全面爆发“两危”(资源危机和经济危机)。大木头采没了,山里人也蒙圈了。这么大的山,咋就空了那!当时很多人都想不通。更多的是担心,没有了木头可采,以后干啥去,咋生活那?

1998年发生在嫩江和松花江的一场大洪水,让人们看到破坏生态环境的代价,让人们彻底觉醒。对保护森林、保护生态平衡有了新的认识。国家林业局适时地在全国林业地区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给林业注入血液,使森林得到一定程度恢复与发展。2010年又出台了《中、幼龄林抚育补贴试点相关规定》,让生活在林区的职工有了生活保障。今年4月1日,大小兴安岭全面停止商业性采伐。林业人彻底走出大山,扔下斧头和油锯,由伐木人变成栽树人和护林人。

以后,当你走进小兴安岭的大森林,或许再也听不到那隆隆的马达声,耳边也少了那悠扬的号子声,而感到心情有些惆怅的时候。或许出现在你眼前翠绿茂密的林木,阵阵莺歌燕舞的鸟儿嘶鸣,让你心旷神怡、感慨万千!那才是我们寻找多年,曾经啊!记忆中的大森

 

                                                                                                                                     2014年3月1日

此文已刊发于《黑龙江林业报》14年3月20日三版

此文刊发于《大森林文学》2014年2期46页

此文刊发于《中国林业》杂志2014年6月5日山半月刊(44--47)页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