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ongsong000 的博客

我走在树下,听树叶说话的声音,可那小鸟却叫个不停

 
 
 

日志

 
 
关于我

绿色是生命,绿色是希望, 我属于这片绿色。 今生有机会守护、创造这片绿色, 而倍感自豪!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努敏河激情流送的岁月 在《黑龙江林业报》3月13日 三版 刊发  

2014-03-20 10:26: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努敏河激情流送的岁月  在《黑龙江林业报》3月13日 三版 刊发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原创)努敏河激情流送的岁月  在《黑龙江林业报》3月13日 三版 刊发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

 

继2013年《黑龙江林业报》刊发我的文章三篇后,今年又有《努敏河激情流送的岁月》在3月13日 三版刊发

 

                               

                                                            

 

                      努 敏 河 激 情 流 送 的 岁 月

 

                                        洪宪存

 

说起流送,年轻人可能不懂,对于“木材水运”一词,多少还会有一些记忆,它是早年森工企业单位利用天然河流运输木材的一个行业。这个古老的行业,因为交通运输业的发展,早已融入历史的长河,被淡忘了,但人们对那个时代的流送内容,在淡淡的记忆中,或许还能找到一些新鲜的感觉吧!

                                                                                                                 ---题记

 

1.      憋水  推河  排子工

 

绥棱林业局是1948年9月建局,建局前和建局初期是用半水运,半森运的方式运输木材,就是把木材用水运到四海店,再装森林小火车运到绥棱。水运木材主要是在努敏河和支流鸡爪河上,鸡爪河水浅,流送木材很困难。就修闸憋水。修水闸选用韧性好,厚度8-10厘米的红松板方,在河道上横向拦截,板方缝隙用苔藓堵塞。然后在河主流安放闸门,把水憋到一定高度,就可以流送了。

     春季到了,河边堆满大木头,山场子的活就结束了 。以后就是水场子的工作,首先要修整河道,然后开始封闸憋水,等待开闸流送。开闸前举行祭拜山神仪式,而且大把头要做上一顿好吃好喝的,招待工人们吃喝,主要是喝酒,既有预祝成功顺利的意思,更重要的是给工人驱寒。流送木排是一个很辛苦的活,有时需要下水排障。怎么能少了驱寒热身的酒那?那时候交通不方便,捣背工运送寄养也不及时,特别是夏季,道路不通畅,工棚子断粮断酒是常事。没有酒,工人就会闹情绪,不开闸。捣背工就要把酒背来。在这里酒是他们生命的一部分,这种风气一直延续到今天。山里人就是喜欢喝上两口,并且是海量。

水憋起来了,嗷嗷直叫,多老远都能听得到,很壮观,也很渗人。人们的情绪也被调动起来,这时猛然打开闸门,推河开始了。人们争相向河流里推送原木,最大限度利用有限的水资源,多流送木材,木头和水一起呼啸着冲了下去。以后就是排子工的天下了。

排子工一般是18个人负责一段河道的整平、封堵河汊子和流送等工作,沿途设有很多工段。木材在河中漂流,排子工手拿扳钩子或者是压角子在河岸跟着走。遇到别杖子、插朵等事故发生,木头就会聚集而堵塞河流,水也被憋住,憋得嗷嗷直叫。此时排子工就要下去排险。初春时节,河水冰凉刺骨,那时职工也没有什么专业的劳动保护,所以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脱衣下水排险。下水前要用白酒搓身体,再喝上几口酒御寒。排子工爬到木排上,用扳钩子搬动木头拆朵,或者用绳子拴住被卡木头,岸上的人用力一拽就排除了。看似简单,其实这是个技术性很强活,退回来的时候最危险。早春原木和外界的东西一样是冻的,遇水后外表结冰,人踏上去很光滑,站不稳,很容易滑到水中,被流动的木排挤压而有生命危险。熟练的排子工下去,三下五除二就弄好了,新手很容易出伤亡事故。木排向下漂流,有的时候会在河崴子的低洼处,冲出河道,漂流到草甸子里去,工人们要就近把木材抬回来,推到河里继续往下漂流。

 

2.      闸门  流送  大漂流

 

木排向下游漂流,但时间一长,憋起的这股水,就会因外泄而减少,使木排搁浅。所以当时在鸡爪河上,从跃进到六棵松共修筑有八道闸门,现在跃进附近的七号和八号闸的名字现在还用,就是那时的排序。每个闸门都可以流送木材,不流送木材的闸门,平时可以发挥憋水的辅助功能,是临时的,没有常住人口,住的是简易的木刻楞工棚子。流送工人最不爱吃的就是河里的细鳞鱼,那时候鱼多,木头漂流途中,因挤压而死伤的鱼随时都能捡回来几条,当主食吃,小的不要。流送结束后工人就撤走,来年再回来。

当时努敏河上也修筑很多闸门,六棵松附近的石头坝、建兴所附近的口门子、义气松林场三号闸都是那时候留下的名称。后来随着采伐量的增长,建兴经营所以下单位都流送木材,直到1954年小火车道修到建兴,才彻底停止流送。

流送初期,各闸门的联系不方便,只能靠人传送信息或者根据水声和水位高度来判断什么时候开闸,上游木排借着水势漂流而下,声音很大,几百米就能听到,守闸人看准时机打开闸门,水位又被抬高,木排继续往下漂流。到六棵松河口进入努敏河后,水面宽,水也深,流送就容易了,自由漂流和散开的原木,在这里也可以直接流送到出河场,也不用那么多排子工了

 

3.诱导  上岸  出河场

 

木材流送到四海店,进入出河场。在距离四海店东北3公里的努敏河边,当时建有人工开凿的出河场,规模很大,现在还有水泥座子等遗迹可以看到。出河场职工当时用来种菜开垦的土地,2003年我去测量过,现在还在耕种。出河场建有拦木工程和诱导通道,把单株分散流送下来的原木,在河中拦截下来,在通过诱导通道送到固定场所打捞上岸。如果是木排整体成捆流送过来的阔叶木头,通过诱导通道直接输送过来,出河场有系排的拆排防沉等设施,然后用绞盘机成捆绞上岸。这样整个流送就结束了。

林业人在深山老林里,从事着最繁重,最原始的工作,遭罪吃苦不用说了,甚至连生命都没有保障,当时在绥棱林区还有土匪的骚扰,经常来抢劫仅有的一点食物和生活用品。滔滔的诺敏河水,流不去山里人对往事的记忆;巍巍的大青山,见证了老一辈林业人无私奉献的铮铮铁骨。!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