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ongsong000 的博客

我走在树下,听树叶说话的声音,可那小鸟却叫个不停

 
 
 

日志

 
 
关于我

绿色是生命,绿色是希望, 我属于这片绿色。 今生有机会守护、创造这片绿色, 而倍感自豪!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兴安岭最美的歌----劳动号子  

2014-05-23 07:56:29|  分类: 地域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兴安岭最美的歌----劳动号子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   (原创)兴安岭最美的歌----劳动号子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
 
(原创)兴安岭最美的歌----劳动号子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原创)兴安岭最美的歌----劳动号子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
  
  
 

                                              兴安岭最美 的歌——劳动号子

                                                  文/红松

 行走在遮天蔽日、一望无际的大森林中,阴森森的让人毛骨悚然,此刻心里或许产生一丝企盼。突然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歌声,曲调悠扬顿挫,霎时让你心神开阔,有一种找到家的感觉吧。这歌声就是林业工人的劳动号子、、、

                                                                                                                                                                                     ------- 题记

 

我的童年是在黑龙江省绥棱林业局一个叫六棵松的地方度过的,小时候经常和伙伴们去村外玩耍,记得有一次,听见远处飘来一阵阵悠扬顿挫像歌曲一样的声音,我们好奇地跑过去,看见楞场中一群人抬木头,哼哼呀呀地装台车。这次让我对劳动“号子”有了一些模糊的认识。

长大后毕业回到家乡,在绥棱林业局森林调查设计队工作,经常奔走于各林场,一晃就是二十多年。对林区各项工作有较深刻的了解和认知。但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只有林区的各种”劳动号子“,每当想起那铿锵悲壮的“号子”声,眼前就浮现出林业工人负重前行的身影,那艰辛的场景一直让我心酸不已,也促成让我写写他们的决心和勇气。

其实林区的劳动号子(也叫森林号子)都是在林业生产劳动过程中,逐渐发展演化过来的。”号子“也由早期原始形态的呼喊,逐渐演化成为规律独特、形态有音乐节奏的劳动歌了。它的出现要早于其它行业的“号子”,其根源最早可以追溯到一首肃慎人《伐木歌谣》,这首古歌谣,描述了松辽地域最古老的游牧民族——肃慎族人伐木盖屋的情景。可以说,它和《诗经》里的《伐檀》都是中国有文字记载以来最古老的森林劳动号子。到清朝末期,东北大小兴安岭“开禁”,允许采伐林木,历经几千年发展,直到新中国七十年代初期,林业实现了机械化作业,机械代替了人力劳动,才有部分”号子“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起源于兴安岭的劳动号子,有文字记载的就有五十多种。林业生产的每个工种、每道工序都有劳动号子,可以说林业人是唱着劳动号子在深山老林中从事生产劳动的,最常用的有:喊山号子、抬木号子、归楞号子、瓦杠号子、滚木号子、流送号子和测树号子等等,

喊山号子(也称伐木号子)是伐木工人伐倒一棵大树时喊的号子。根据树倒方向发出:顺--山--倒--了,横--山--倒—了和仰--山--倒--了的呼唤,用高亢的呼喊告之附近同伴树倒方向,以防伤人。 树根锯断以后,一棵参天大树,带着一阵风呼啸着倒在雪地。霎时雪花四溅、树枝乱飞、地动山摇。其回音在山谷中久久回荡。伐木工人说,喊山是前辈传下来的规矩。在过去“老木把”的传说中,喊山是向山神爷打招呼,树是山神爷的臣民,人们要把它带走了,知会一声。

抬木号子,早期也叫蘑菇头号,取其谐音磨骨头的意思。“蘑菇头”是抬木人后颈部长期重压形成死肉隆起的肉包,有馒头大小,以前我在八一林场,见过一个老工人肩上的蘑菇头,紫青色的肉嘎达,看着挺 瘆人。传说人死后埋在地下尸体腐烂掉了,它也不会腐烂。由此可见抬木人的辛苦程度,绝不是局外人能够想象到的。

抬木头不仅是劳其筋骨的体力活,更是极具危险性。如果有人稍不留神,出现滑杠或甩杠,其同伙就有闪腰伤身的危险。抬起杠子踏上跳板,必须咬牙坚持到底,死也要挺着,否则就会发生严重的伤亡事故。所以杠子头(领工者)必须精心挑选身强体壮的车轴汉子从事这项工作,开工前还要试用几天,看你体力能否胜任,不行的当场辞退,绝不留情面。同时抬木头也是个挣钱的活儿,早期大山里流传着:“号子一响,黄金万两”的说法,但是要想挣大钱,还要看你是否具备吃这碗饭的资本。

抬木头使用工具有:杠子、把门、卡钩、绳套、扳勾、压角和撬木杠等,其中杠子(蘑菇头杠)很有特色,它长两米左右,圆形,中间粗两头细,中间直径大约十厘米粗,两头直径大约四厘米。整根的杠子呈倒三角形。用紫椴木料做成,韧性极强,工人们抬的木头不论多重,也不会断裂。杠子中间用绳套拴挂一副卡勾,就可以卡上木头抬起来行走。根据原木大小,抬木分为四人一组、六人一组,特大原木可以八人一组,共同抬一根木头,八人一组叫四四杠,就是四个人抬一副卡钩。边走边喊号子,统一步伐,在重负中激发群体力量把木头悠起来行走,可以起到减轻重量的作用。

林区最常用的号子是哈腰挂。“哈腰挂”是领唱者(杠子头)的第一句唱词,也是准备劳动的号令,让大家哈(弯)腰将卡钩挂在木头上,以下都是提醒大家应该注意的事项。它的呼唱形式是:号子头(也叫杠子头)一人领号,其他多个应和,有一种互动呼应感。这种号子节奏明快,熟练的杠子头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现场发挥、即兴创作,增加劳动乐趣。下边就是曾经流传于绥棱林业局的抬木号子:

              (领)哈腰挂来!(合)嘿吆!
                          吆号嘿呀,嘿吆!            蹲腿哈腰,嘿吆!
                          漏钩挂好,嘿吆!            挺腰起来,呦嘿!
                          嘿嘿嘿,嘿!                  推位个“把门”嘿吆!
                          不要个晃荡,嘿吆!        往前走哇!嘿吆!
                          吆嘿!嘿吆!                  老哥八个,嘿吆!
                          抬着个木头,嘿吆!        上了个跳板,嘿吆!
                          吆嘿!嘿!                     吆号嘿!嘿!
                          找准个脚步,嘿吆!        多加小心,嘿吆!
                          前边个拉着,吆嘿!        后边个推着,嘿吆!
                          前拉后推,嘿吆!            这就上来啦。嘿吆!
                           哈腰撂下!嘿吆!

     曲调发自肺腑,深沉、铿锵有力

有一种只用“哼、嗨、吆、哈”呼唱,没有表达具体内容语言的号子,叫“拉鼻子号”。它是通过一种强烈的呼号声统一步伐、指挥劳动。早期流行于林区,后来被演化成其它号子。

冷风吹来,隆冬的日头早早的卡山了,忙碌一天的楞场里却传来震耳欲聋的号子声,波浪似的,一浪高过一浪。这是要上大木头了,大木头都要等到最后,抬上去人已经是筋疲力尽,正好下班回家吃饭休息。此刻只见一根径级八十多号的大原木,静静地躺在楞场当中,八个人左右大小肩、前后四四杠,神情专注地分列两旁,棉大衣棉、帽子甩在旁边,嘴里大声吆喝着号子,杠子上肩,手攥把门(中间的顺杠)。只听号子头一声“哈腰挂呀!”八人齐刷刷地弯下腰,卡上挂钩;又一声“挺腰起呀!”身体猛地向上一挺,只听肩骨、卡钩、把门子一阵噼啪作响。大木头慢慢地动了窝,抬起来了,他们像八个勇士,脸憋的紫红,青筋在太阳穴上蹦跳,脸上的汗珠像水一样往下淌。号子声从胸膛里迸发出来:

   (领  )挺腰起呀,  (合)嘿!       稳步走呀,嘿!
                  加把劲呀,            嘿!      上跳板呀,嘿!
                  谁要拉松套,         嘿!       不是爷娘生,嘿!
                  不惧木头大,         嘿!      不畏肚子空,嘿!
                  心里有朝阳,         嘿!       前途真光明,嘿!
                  赶快装完车,         嘿!       回家亲老婆,嘿!

伴随着雄浑、悲壮、急促的号子声,迈着寸步,一点点的向前挪动,脚下大地仿佛在震动,发出“嗵嗵”的响声,场面十分震撼人心。抬大木头不仅仅拼的是力气,更是拼勇气。只要号子头把士气鼓动起来,在重的大木头也能抬上去。

新中国成立以后,大规模开发东北林区,实行大规模集体劳动作业。运材方式由原来的水运木材发展成森铁小火车运输木材。瓦杠号子在楞场装森铁台车、归楞和平地运木当中得到广泛的应用。工作时号子头拿压角子前后矫正原木,其余人都拿瓦杠(也叫撬杠)瓦木头(撬木头)把原木运送到指定地点,当中喊唱的号子就叫瓦杠号子。被搬运的木头线路上需要垫有两排楞木(也叫爬杠),可以省力,并且安全系数高。曲调是说唱的形式,短处、均匀、节奏感强、号子是这样的:

呵咿呀(领)呵咿呀,挖杠挖起来呀,(合)吼喽挖起来呀!

                       猛拉劲儿的挖呀,挖起来呀,       挖起来好哇!

                       大头不动啊,挖小头啊,             小头上来好哇!

                       还得来一点啊,过来了哪,          吼喽过来好哇!

                       呵咿呀,一起扳个吊啊,              吼喽扳吊好哇!

                       猛来一号啊,叫它上来吧,           吼喽上来了哇!

                       哎咳哟,这就上来了啊,              吼喽一号上来了哇!

 森林调查设计队是林业成立较晚的行业,在外业调查当中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劳动号子,叫“测树号子”。森林调查实行小班每木轮尺,每组两人,一人在小班内测量林木,大声拉长音喊号,记账工听到后记账,在回号复述一遍,以确保数据的准确性。測树人每天长时间呼喊号子,必须用腹腔拉长音,才能不伤嗓子,如果扯着嗓子大喊,恐怕一天也喊不到头,嗓子就哑了。森调队的“号子”早期是一人领唱,另一人应和。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由于采伐量大增,为了提高劳动效率,减轻劳动强度,测树号子演变为只有一人呼喊的形式,记账工不在回号。我刚参加工作时,第一天出外业,就赶上几个小组同时測树轮尺,小班都挨着,小组之间飚着劲的喊,就是要比一比高低输赢。那悠扬、悦耳的号子声此起彼伏,在山谷之中久久回荡,煞是悦耳动听。林场的职工家属每次路过调查伐区,听到森调队唱的号子都说好听,站在山下听够了再走。测树号子在劳动号子当中可以说是独树一帜,很有特色,它语句简洁、明快、活泼,实用性很强,呼喊的只有树种、径级和采伐木、保留木。下面就是绥棱林业局森林调查设计队使用的测树号子:

(领号):  桦--木,  三--十--六!                 (应和):    桦--木,三--十--六

                  云--杉, 采--伐,四--十--二!                           云--杉,采--伐,四--十--二

                  红--松, 二--十--八!                                       红--松,二--十--八

                  意思是:桦木树种,胸径36厘米,是保留木。

                               云杉树种,胸径42厘米,是采伐木。

                                红松树种,胸径28厘米,是保留木。

  曲调也是发自肺腑,悠长、高亢、有力

多少年来,这嘹亮、粗犷、豪迈的劳动号子,深深地植根于兴安岭这片古老而多情的土地上,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林业人走过艰难险阻,建设美丽的新林区。努敏河畔,山清水秀,清风吹来,沁人心扉。每次我回到家乡,听到这熟悉的号子声,就会心潮澎湃,这是咱林业工人自己创造的歌啊!怎能不让人眷恋。有一位林业老工人曾经说:“劳动离不开号子,没有号子,大家的劲儿怎么也使不到一块儿去;号子也离不开劳动,没有劳动,多么好的号子也唱不出劲儿来。”这朴实的话语,足以看出这劳动的歌声在大山里多么受人们的喜爱,有多深的文化底蕴。

伴随着林业停伐,采伐号子即将彻底淡出人们的视野。但我想林区转型发展之后,林业人由伐木人转变成栽树人和护林人。劳动之中一种新的歌声:营林之歌、护林之歌必将从新飘荡在山林之中、、、


(此文劳动号子参考了绥林文化网 )                                                                      

 

                                                                                       2014年5月23日(此文为刊物预约稿,禁止任何转载、转用)




 编者按:

        “寒流呀,像冲破了闸;冰川呀,像炸开了花;空气哟,冷得发辣”。此刻,林区又迎来了一年的寒冬。过去的这个时候,是林业生产、采伐的黄金季节。铿锵有力的号子、“噼里啪啦”树倒声、机器的运材轰鸣声奏响了独属于林区最为动听的交响乐。如今,为了森林的休养生息、永续发展,冬季林区生产的繁忙景象已成为记忆。

        然而,集结林业工人智慧、振奋人心的劳动号子却令人难以忘怀。在林区开发的那些日子,劳动号子可谓是林业工人的精神食粮。有了它的陪伴,林区的冬季仿佛不再那么冰冷,单调的林业工作也有了无限乐趣。正值小寒节气来临之际,本版特别编发基层林业工作者洪宪存的生态文学作品《劳动号子做伴 林业绵长永续》,为您展现内涵丰富的劳动号子文化。


                  劳动号子做伴 林业绵长永续

        

        “劳动离不开号子,没有号子,大家的劲儿怎么也使不到一块儿去;号子也离不开劳动,没有劳动,多么好的号子也唱不出劲儿来。”一位老林业工人的朴实话语,道出了林业人对劳动号子的挚爱和劳动号子于林业工人无可比拟的重要作用。

        林区的劳动号子也叫森林号子,是在林业生产劳动过程中逐渐发展而来的。森林号子最早可追溯到肃慎人的一首《伐木歌谣》。这首古歌谣,描述了松辽地域最古老的游牧民族——肃慎族人伐木盖屋的情景。至清朝末期,东北大小兴安岭“开禁”,允许采伐林木,森林号子得到快速发展。直到上世纪70年代初期,林业实现机械化代替人力劳动,才有部分森林号子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我初识劳动号子始于童年时代。那时,我生活在黑龙江省绥棱林业局一个叫六棵松的地方。一次,远处飘来的阵阵抑扬顿挫像歌曲一样的声音吸引了我。我好奇地跑过去,只见楞场中一群人正在抬木头,吆喝着装台车。之后才知道这吆喝声就是抬木号子。

        时光荏苒。转眼,我在绥棱林业局森林调查设计队工作已有20余年。经常奔走于各林场,使我对林区各项工作有了较深刻的认识。当然,令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林区的各种劳动号子。据我所知,仅起源于兴安岭的劳动号子,就有50多种。最常听到的有喊山号子、抬木号子、归楞号子、流送号子和测树号子。林业生产的每个工种、每道工序都有劳动号子。可以说,林业人是唱着劳动号子在深山老林中从事生产劳动的。

        喊山号子也称伐木号子,是伐木工人伐树时喊的号子,为的是告知附近同伴树倒方向,以免发生危险。冬季是东北林区伐木的黄金季节。“顺——山——倒”“横——山——倒”……伴随着高亢的号子声,一棵棵参天大树,随阵阵寒风倒在雪地。霎时雪花四溅,树枝乱飞,地动山摇,其回音在山谷中久久回荡。听伐木工人讲,喊山是前辈传下来的规矩。树是山神爷的“臣民”,喊山是为了知会山神爷,要带走它的“臣民”。

        抬木号子,早期也叫蘑菇头号。“蘑菇头”取其谐音“磨骨头”,特指抬木工人后颈部受长期重压隆起的肉疙瘩,有馒头大小。以前我在八一林场,见过一位老工人肩上的蘑菇头,紫青色的大肉疙瘩,看着挺瘆人的。可见抬木工人的辛苦。

        抬木头不仅是劳其筋骨的体力活,更是一项极其危险的工作。它要求力量与智慧并存,有超强的忍耐力及高度的配合精神。这意味着抬木头的活儿只有少数人才能胜任,也意味着能得到丰厚的报酬。因此,早期大山里流传着“号子一响,黄金万两”的说法。

        根据原木大小,抬木分为四人组、六人组,特大原木需要8人一组共抬。我曾有幸目睹8人一组抬特大原木的场景,十分壮观。

        冷风吹来,隆冬的日头早早地下山了,忙碌一天的楞场传来震耳欲聋的号子声,如波似浪,一阵高过一阵。熟悉林区工作的人,听到这号子声便知道是要抬大木头了。果不其然,这是一根径级八十多号的大原木。只见8个人左右大小肩,前后四四杠,神情专注地分列两旁。甩放在旁边的是棉大衣、棉帽子。号子头大声吆喝着“杠子上肩”“手攥把门(中间的顺杠)”,只听号子头一声“哈腰挂呀!”,8人齐刷刷地弯下腰,卡上挂钩;又一声“挺腰起呀!”8个汉子身体猛地向上一挺,只听肩骨、卡钩、把门子一阵噼啪作响,大木头慢慢地动了窝。抬起来了!他们像8个勇士,脸憋得紫红,青筋在太阳穴上蹦跳,脸上的汗珠像水一样往下淌。(领)挺腰起呀,(合)嘿!稳步走呀,嘿!加把劲呀,嘿!上跳板呀,嘿!谁要拉松套,嘿!不是爷娘生,嘿!不惧木头大,嘿!不畏肚子空,嘿!心里有朝阳,嘿!前途真光明,嘿……声声号子从抬木工人的胸膛迸发出来,铿锵有力,鼓舞人心。

      伴随着雄浑、急促的号子声,抬木工人迈着寸步,一点点地向前挪移,脚下大地仿佛在震动,发出“嗵嗵”的响声,场面十分震撼人心。其实,抬大木头拼的不仅是力气,更是勇气。只要号子头把士气鼓动起来,再重的大木头也能抬上去。

        新中国成立后,东北林区进入大规模开发时期,采伐运输主要靠集体劳动作业。运材方式由原来的水运发展成森林小火车运材。因此,在楞场装车、归楞和平地运木中,瓦杠号子得到了广泛应用。工作时,号子头拿压角子前后矫正原木,其余人拿瓦杠(也叫撬杠)把原木运送到指定地点,当中喊唱的号子就叫瓦杠号子。曲调是说唱的形式,精短、均匀、节奏感强。

        在我心目中,劳动号子中独树一帜的当属测树号子。测树号子产生于森林调查中,它语句简洁明快、活泼,实用性很强。呼喊的只有树种、径级和采伐木、保留木。森林调查实行小班每木轮尺,每组两人,一人在小班内测量林木,大声拉长音喊号,另一人负责记录,再回号复述一遍,以确保数据的准确性。如:(领号) 桦——木,三——十——六!(应和)桦——木,三——十——六。云——杉, 采——伐,四——十——二!云——杉,采——伐,四——十——二。红——松, 二——十——八!红——松,二——十——八。意思是,桦木树种,胸径36厘米,是保留木。云杉树种,胸径42厘米,是采伐木。红松树种,胸径28厘米,是保留木。

        至上世纪70年代末,随着采伐量的大增,为了提高劳动效率,减轻劳动强度,测树号子演变为只有一人呼喊的形式,记账工不再回号。

        我刚参加工作时,第一天外出作业,就赶上几个小组同时测树轮尺。小班都挨着,小组之间飚着劲地喊,为的是一比高低输赢。那悠扬的号子声此起彼伏,在山谷之中久久回荡,煞是悦耳动听。林场的职工家属每每路过调查伐区,都要站在山下听个够。不过,测树队员此起彼伏的飚号声也是需要技巧的,唯有学会使用腹腔拉长音,才能长时间持续喊号子,保护好嗓子。

        嘹亮、粗犷、豪迈的劳动号子是林业人创造的最美歌谣,它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林业人走过艰难险阻,建设美丽的新林区。

        随着林业的停伐,采伐号子等一些号子将彻底淡出人们视野。然而,伴随林区的转型发展,林业人必将创造出更多适应时代发展的营林之歌、护林之歌,演绎劳动号子的新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