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ongsong000 的博客

我走在树下,听树叶说话的声音,可那小鸟却叫个不停

 
 
 

日志

 
 
关于我

绿色是生命,绿色是希望, 我属于这片绿色。 今生有机会守护、创造这片绿色, 而倍感自豪!

(原创报告文学)青春之花在大山里绽放---黑龙江省森工总局青年点纪实  

2015-07-05 19:1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之花在大山里绽放

     ---黑龙江省林业总局青年场纪实

 

           文/红松

 

那山林、那溪流、那山村,四十年了,被一群年轻人深深地刻在时光的年轮中,至今印迹清晰。往事如烟,终不是烟,那是激情岁月中一幅壮美画卷。

                                                                                           ——————题记

 

在《绥棱林区博物馆》第二卷 时光 征途中,把绥棱林区发展历程划分为四个时期,其中,筚路蓝缕 艰苦卓绝的发展时期,有一个版块是展示黑龙江省森工总局青年场历程的。每当有总局参观团来此参观就会有一些人止步细品,阅读观看,拍照留念,开始我还有些不解,后来从他们指指点点的言语之中了解到,他们就是在这里上山下乡的知青,板块展示的就是昔日战友风采。尽管相隔千山万水,但在这些知青眼里,那个让人一生魂牵梦萦的小山村,留下他们奉献青春年华和无悔人生的美好时光

总局青年场是黑龙江省森工总局在19758月,响应毛主席的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建立的。在绥棱林业局,本地人管它叫五四青年点,因为青年场驻地在五四林场的老金沟而得名,老金沟在东北抗联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是抗联时期北满省委所在地,这里曾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抗联故事,而名扬四海。总局领导把自己的子女送到这里,是有着深远现实意义的,既有响应当时“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号召,还有让自己的子女回到前辈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接受教育,帮助贫穷落后的山区,建设家园的美好愿望。

林区人时至今日依然清楚地记得,当时青年场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所发生的一幕幕感人肺腑的故事,提起此事都会竖起大拇指,赞赏他们是好样的。

上个世纪70年代,绥棱林区迎来了知青这个特殊的群体。山区的8月,绿意无边、山花烂漫。森林小火车吞烟吐雾,咣铛咣铛地在林海之中奔驰,司机师傅今天特别卖力,因为他知道,车厢里坐可不是一般的客人,都是从大城市来的贵客,是啊!他们就是第一批总局机关知青,带队领导分别是:总局教育局局长林振斗、总局人事处处长年青山、总局工会主席刘景来,是来打前站建场的。小火车到达五四车站,青年场的内燃车早早就来接站了,知青们呼朋唤友,肩上扛着行李、身上背着挎包、手里拎着提包下了小火车,一阵小跑又爬上内燃车,傍晚才到达青年点。

下车后,见到一排排绿色帐篷还感觉十分新奇,没想到这就是自己的新家啊!当晚就住在帐篷里,天黑了,点亮几只蜡烛,借着微弱的光线,自此开始了知青集体生活的新篇章。夜幕降临,凉意习习,深深地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气,顿时让人感觉神情爽朗。朦胧中山林里传来渗人的野兽嚎叫声,东山呼叫,西山应和,还不时窜到帐篷附近耍一下威风。那时大森林里狍子、马鹿、黑熊和狼等动物很多,一到夜晚就成了它们的天下。城里人初来乍到,感觉即稀奇又很怕,这是啥嚎啊!咋还像小孩子的哭声,大家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长喘,哎呀!这一宿不知道是咋样熬过来的。后来时间一长,都习惯了,也跟着学会多种动物叫声。

第二天早饭后,开过班前会就按照分工去干活,跟着从总局其它青年点抽调来的援建老知青一起,学习搭帐篷、盖房子。后续知青还要陆续到来,没有住处咋行。

宋晓平是第二批到达的知青,这个瘦弱的女生当年只有17岁,启程当天她在日记中这样写到:“今天是1975922日,这一天对我来说是永远也不能忘记的,从这一天起。我将踏上革命的征途,开始漫长的战斗生活,在广阔的天地里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自己火红的青春、、、、、、。1975925日,开始了知青点第一天劳动,晚上靠蜡烛微弱的光线在被窝里记下当天劳动的日记:“第一天的劳动过去了,自己是有一定的感受,在一天紧张的劳动中,展现在自己面前的首先是青年同志为了创业、艰苦奋斗,忘我劳动的冲天革命干劲,其次是在青年身上看到祖国的未来、、、、、、透过这些日记可以看到,青年场初期生活物品奇缺,生存条件十分艰苦。也看到知青们在火热、紧张、有序的环境中顽强战斗生产场景。

       青年场实行半军事化管理,每天清晨按作息时间起床,做早操,锻炼身体,晚饭后集体举行歌咏比赛、赛诗会等丰富多彩的文艺活动。当冬季来临之前,知青宿舍建成了,发电机定时发电,能住在自己亲手修建的红砖瓦房里,躺在亮堂堂热乎乎的大炕上,着实让这帮初出茅庐的青年人高兴地不得了。也不知是何时,女知青宿舍传出凄惨的哭声,顿时冲淡了兴奋的氛围。李小惠想家了,女孩子想家就哭,好像泪水能把思念的念头冲走似的。女孩子想家具有感染性,一个人哭其她人都跟着哭。这思念的情感,在夜色茫茫的山林里飘荡。

到达五四青年场的知青先后共有246人,他们分别来自森调一大队、森调二大队、林业设计院、林业科学院、营林局、资源局、森警总队、植物园、总局机关9个单位。

林业局负责五四青年点建设和生产经营管理的林场领导有书记刘树才,场长姜庚义、副场长李蚀庸,政工干事苏义、王绍青和武清礼。

青年点连长是毕卫星,副连长是张淑芝,直接管理青年点日常生产生活事务。青年点共下设4个排分别是,战斗排、综合排、机械维修排和多种经营排,12个班分别是:1--6班、综合班、饲养班、后勤班、炊事班、机修班和蔬菜班,青年场在四年期间共建有宿舍4栋、三用堂(会议室、俱乐部、餐厅)1栋,机械维修间1栋,材料库1栋,电站1间,粮食加工车间1栋。由初期住帐篷,到全部实现房屋砖瓦化,相对林区生活条件是比较优越的。

总局青年场主要工作是,冬季从事木材生产,春季造林,夏季垦荒种地,种植小麦、马铃薯等作物。

入冬后的第一场大雪如期而至,天空昏沉沉的,弥漫着无数的银碟,潇洒飞舞了一宿。第二天,雪过天晴,四周的林木、灌木、枯草上挂满白白的棉花球,偶尔轻抚的小风让片片飞絮散落而下,仿佛童话王国里雪孩子世界一般奇美。战斗排的知青们在毕卫星的指挥下,头戴狗皮帽子,身穿棉衣棉裤,脚踏胶皮棉鞋,手戴手闷子,浑身上下像棉花包一样,捂得严严实实的去山上采伐林木。清晨,阳光透着凛冽的锋芒,格外刺眼,人们眯着眼,步履蹒跚地向伐区走去。一会山里就传出悠扬的喊山号子声,此起彼伏,经久不息。

几场南风吹过,唤醒沉睡的山林,小兴安岭的春天来得很快。冬季采伐结束了。大地回春、万物复苏,知青们在采伐迹地上开始造林工作,苗木是五四林场苗圃运来的。现在当你走进这里,就会看到当年知青造林成果,生长在山坡上的落叶松人工林一望无边,胸径已经达到50公分;苍翠的云杉、红松点缀着群山,茁壮成长。

青年点的夏天是最忙碌的,多种经营排有了用武之地,开沟犁翻开荒草地,黑黝黝的一片,仿佛要流出油似的,东方红拖拉机拖着重耙,喘着粗气,慢悠悠地转了一圈又一圈,耙完三遍,就可以种地了。头茬地种黄豆可以捂地,筏片子腐烂得透,第二年播种小麦,用播种机几天就结束。最累活是产地,烈日当头,挥汗如雨,草帽晃动,几十人排开,呼啦啦一溜。打头的虽说是关键人物,缺少二头的帮助也不好当,后面总有几个生不浪子要一式高低,不时地冲到前面,表演一番。

中午休息时间,可以去老金沟这个天然浴场洗澡,天气炎热,大家图的就是控山水的凉气。老金沟是一条湍急的溪流,这里有很多的故事,从名字来看,它一定与金子有关吧?那是一定的,要不怎么叫老金沟那,但是据我所知,生活在这里的几辈人从没有淘出金子,更别说发财了,因为这里的金子还没有发育成熟,也没有开采利用的价值

麦子丰收了,机修班的陈会森带领大家起早贪黑地修理好联合收割机,机械班的张德禹、李纯胜就驾驶着这个庞然大物突突突地跑去麦地转圈,一会就收割完一块地,尽管山区地块分散,水害严重,车辆经常陷在湿地里出不来,等着找重车往外拖,耽误农忙的宝贵时间,但进度还是很快。实行两班倒作业方式,人歇车不歇,争分夺秒地抢时间,麦收几天就结束了。知青最高兴的事就是秋后分粮食,每人分几袋子面粉和其它农产品,送回家里贴补家用,回家很有面子。

1979年,受全国大气候影响,知青返城。因土地、房屋、机械设备等固定资产没有处理,仍有部分知青在此留守耕种土地一直到1981年,按照国家出台的相关政策,将资产和土地交给五四林场经营,知青才全部撤离。

历史的长河犹如延绵在群山中的老金沟一般,蜿蜒不息,无论是两岸风光绮丽,还是沿途石塘、曲折,都无法阻挡它奔腾的脚步漫长的历史中,知青岁月短促得几乎微不足道,但却因消蚀了生命中最宝贵的青春年华,而让千千万万亲历者无法释怀,今生难忘。

                                                                                                                          2015年7月日


 (原创报告文学)青春之花在大山里绽放---黑龙江省森工总局青年点纪实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原创报告文学)青春之花在大山里绽放---黑龙江省森工总局青年点纪实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

 
(原创报告文学)青春之花在大山里绽放---黑龙江省森工总局青年点纪实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原创报告文学)青春之花在大山里绽放---黑龙江省森工总局青年点纪实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
 
(原创报告文学)青春之花在大山里绽放---黑龙江省森工总局青年点纪实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原创报告文学)青春之花在大山里绽放---黑龙江省森工总局青年点纪实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
 
(原创报告文学)青春之花在大山里绽放---黑龙江省森工总局青年点纪实 - 红松 - hongsong000 的博客
 

             青春之花在大山里绽放

             ---黑龙江省林业总局青年点纪实

 

           /红松

 

那山林、那溪流、那山村,四十年了,被一群人深深地刻在时光的年轮之中,至今印迹清晰。往事如烟,但终不是烟,那是激情岁月中一幅壮美画卷。

                                                                                        ——————题记

 

在《绥棱林区博物馆》第二卷 时光 征途,有一个版块是展示黑龙江省林业总局青年点历程的。每当有总局参观团到此参观,就会有一些人止步细品,阅读观看,拍照留念,开始我还有些不解,后来从他们指指点点的话语之中了解到,他们就是在这里上山下乡的知青,版面展示的就是昔日战友风采。尽管相隔千山万水,但在这些知青眼里,那个让人一生魂牵梦萦的小山村,留下他们奉献青春年华和无悔人生的美好时光。

总局青年点是黑龙江省林业总局在19758月建立的,绥棱人管它叫五四青年点,因为青年点驻地在五四林场老金沟而得名,老金沟在东北抗联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是抗联时期北满省委所在地,这里曾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抗联故事,而名扬四海。

林区人今天依然清楚地记得,当年青年点,所发生的一幕幕感人肺腑的故事,提起此事都会竖起大拇指,赞赏他们都是好样的。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绥棱林区迎来知青这个特殊群体。山区八月,绿意无边、山花烂漫。森林小火车吞烟吐雾,咣铛咣铛地在林海之中奔驰,司机师傅今天特别卖力,因为他知道,车厢里坐的,是从大城市来的贵客。是啊!他们是第一批总局机关知青,带队领导分别是:总局教育局局长林振斗、总局人事处处长年青山、总局工会主席刘景来,是来打前站建点的。小火车到达五四车站,青年点的内燃车早早就来接站了,知青们呼朋唤友,肩上扛着行李、身上背着挎包、手里拎着提包下了小火车,一阵小跑又登上内燃车,才到达青年点驻地。

下车后,见到一排排绿色帐篷还感觉十分新奇,没想到这就是自己的新家,当晚就住在帐篷里,天黑了,点亮几只蜡烛,借着微弱的光线,自此开始了知青集体生活的新篇章。夜幕降临,凉意习习,深深地呼吸一口清新的空气,顿时让人感觉神情爽朗。朦胧中山林里传来渗人的野兽嚎叫声,东山呼叫,西山应和,还不时窜到帐篷附近耍一下威风。那时大森林里狍子、马鹿、黑熊和狼等动物很多,一到夜晚就成了它们的天下。城里人初来乍到,感觉即稀奇又很怕,这是啥嚎啊!咋还像小孩子的哭声,大家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长喘一下,哎呀!这一宿不知道是咋样熬过来的。后来时间一长,都习惯了,也跟着学会多种动物叫声。

第二天早饭后,开过班前会就按照分工干活,跟着援建老知青,学习搭帐篷、盖房子。

宋晓平是第二批到达的知青,这个瘦弱的女生当年只有17岁,启程当天她在日记中这样写到:今天是1975922日,这一天对我来说是永远也不能忘记的,从这一天起。我将踏上革命的征途,开始漫长的战斗生活,在广阔的天地里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自己火红的青春、、、、、、。1975925日,开始了知青点第一天劳动,晚上靠蜡烛微弱的光线,在被窝里记下当天劳动日记:第一天的劳动过去了,自己是有一定的感受,在一天紧张的劳动中,展现在自己面前的首先是青年同志为了创业、艰苦奋斗,忘我劳动的冲天革命干劲,其次是在青年身上看到祖国的未来、、、、、、透过这些日记可以看到,青年点初期生活物品奇缺,生存条件十分艰苦,也看到知青们在火热、紧张、有序的环境中顽强战斗生产场景。

      青年点实行半军事化管理,每天清晨按作息时间起床,做早操,锻炼身体,晚饭后集体举行歌咏比赛、赛诗会等丰富多彩的文艺活动。

当冬季来临之前,知青宿舍建成,发电机定时发电,能住在自己亲手修建的红砖瓦房里,躺在亮堂堂热乎乎的床铺上,着实让这帮初出茅庐的青年人高兴地不得了。也不知是何时,女知青宿舍传出凄惨的哭声,顿时冲淡了兴奋的氛围。李小惠想家了,女孩子想家就哭,好像泪水能把思念的念头冲走似的。女孩子想家具有感染性,一个人哭其她人也跟着哭。这思念的情感,在夜色茫茫的山林里飘荡。

来到五四青年点的知青先后共有251人,他们分别来自森调一大队、森调二大队、林业设计院、林业科学院、营林局、资源局、森警总队、植物园、总局机关9个单位。

林业局负责五四青年点建设和生产经营管理的林场领导有书记刘树才,场长姜庚义、副场长李蚀庸,政工干事苏义、王绍青和武清礼。

青年点连长毕卫星,副连长张淑芝。青年点下设4个排分别是:战斗排、综合排、机械维修排和多种经营排,12个班分别是:1—6战斗班、综合班、饲养班、后勤班、炊事班、机修班和蔬菜班。

青年点主要工作是,冬季从事木材生产,春季造林,夏季垦荒种地,种植小麦、马铃薯等作物。

入冬后的第一场大雪如期而至,天空昏沉沉的,弥漫着无数的银碟,潇洒飞舞,第二天,雪过天晴,四周的林木、灌木、枯草上挂满白白的棉花球,偶尔轻抚的小风让片片飞絮散落而下,仿佛童话王国里的“雪堡”一般。战斗排的知青们在毕卫星带领下,头戴狗皮帽子,身穿棉衣棉裤,脚踏胶皮棉鞋,手戴手闷子,浑身上下像棉花包一样,捂得严严实实的去山里采伐木材。清晨,阳光透着凛冽的锋芒,格外刺眼,知青们眯着眼,步履蹒跚地向伐区走去。一会山里就传出悠扬的喊山号子声,此起彼伏,经久不息。

小兴安岭的春天来得真快,几场南风吹过,唤醒沉睡的山林。冬运采伐结束了,大地回春、万物复苏,知青们在采伐迹地上开始造林,苗木由五四林场苗圃运来的。现在当你走到这里,就会看到当年知青造林成果,生长在山坡上的落叶松人工林一望无边,胸径已经达到40多公分;苍翠的云杉、红松点缀着群山,茁壮成长。

青年点的夏天是最忙碌的,多种经营排有了用武之地,开沟犁翻开荒草地,黑黝黝的一片,仿佛要流出油似的。东方红拖拉机拖着重耙,喘着粗气,慢悠悠地转了一圈又一圈,耙完三遍,就可以种地。头茬地种黄豆可以捂地,筏片子腐烂得透,第二年播种小麦,用播种机几天就结束。最累的活儿是产地,烈日当头,挥汗如雨,草帽晃动,几十人排开,呼啦啦一溜。你追我赶,飚着劲往前冲。

中午休息时间,可以去鱼池洗澡,登上自制的跳板,争先恐后向水池子里跳,姿势不用考虑,图的就是凉爽和痛快,这里留下知青们快乐的时光。

麦子丰收了,机修班的陈会森带领大家起早贪黑地修理好联合收割机,机械班的张德禹、李纯胜就驾驶着这个庞然大物突突突地跑去麦地转圈,一上午就收割完一块地,尽管山区地块分散,水害严重,车辆经常陷在湿地里出不来,等着找重车往外拖,耽误农忙的宝贵时间,但进度还是比人力快。实行两班倒作业方式,人歇车不歇,争分夺秒地抢时间,麦收几天就结束了。知青最高兴的事就是秋后分粮食,每人分几袋面粉贴补家用,回家很有面子。

1980年,知青返城。因土地、房屋、机械设备等固定资产没有处理,仍有部分知青在此留守耕种土地,到1981年,按照国家出台的相关政策,将资产和土地交给五四林场经营,知青全部撤离。

历史的长河犹如群山中的老金沟一般,蜿蜒不息,无论是两岸风光绮丽,还是沿途曲折,都无法阻挡它奔腾的脚步;漫长的历史中,知青岁月短促得几乎微不足道,但却因消蚀了生命中最宝贵的青春年华,而让千千万万亲历者无法释怀,今生难忘。

                                                                                                                                                                                                                    2015715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