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ongsong000 的博客

我走在树下,听树叶说话的声音,可那小鸟却叫个不停

 
 
 

日志

 
 
关于我

绿色是生命,绿色是希望, 我属于这片绿色。 今生有机会守护、创造这片绿色, 而倍感自豪!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做贼  

2016-11-03 10:51: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        贼

 

       文红松


有些陈年往事,总会不时浮现脑海,让我难忘。

上世纪70年代,是人口大爆炸时期,即使远在偏僻的绥棱林区,每家人口都很多,但生活还能够过得去,当时林区职工属非农业户口,吃国家供应粮。父亲在森林小铁路工作,有固定工资,母亲时常去生产队干些季节性农活,年末也有一些收入,闲暇之余自力更生种植一些蔬菜,就能够满足一个家庭所需。但日子总会有波澜,阴阳差错地让人哭笑不得。

山里人很勤劳,闲暇时间起早贪黑地开荒种地,受无霜期短的限制,只能种植土豆、玉米、萝卜、白菜这些生长期短的农作物。春天翻开黑黝黝的黑土,埋上土豆栽子,几场雨过后,土豆地逐渐铺满深绿色的秧苗、粉白的花海,等到秋后收获季节,家家土豆窖装得溜溜满。东北漫长寒冷的冬季,有了这些土豆做蔬菜,生活舒心多了。

日子且行且过,记忆中是一个夏末时节,夜幕降临,我揣上准备好的布袋,走出家门,撒摸一眼,路上静悄悄没人,就去野外自家土豆地里偷土豆。漆黑的夜晚让人有些紧张,蚊子哼着小调,好像安了探测器一样,精准地找到我的关键部位,不停地扑上来偷袭,手背、脖子、脸上都是包。顾不得这些,顺着垄沟,一趟一趟地摸,之所以叫摸,是不拔土豆秧苗,看情况摸大点的,小的留下可以继续长,这样也不会被人发现丢失土豆。半个小时过去,布袋满了,扎上袋嘴,弯下腰举上肩,原路往回走。说是路,根本没啥路,就是雨季留下的一溜儿车辙,从来没有人修过的茅草道,黑灯瞎火的,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一不留神被塔头绊了一跤,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地上,几十斤的袋子卡在脖子上,那时我只有十几岁,趴在地上好长时间才拱起来,拍着身上的尘屑,一肚子气啊!眼泪哗哗地流下来。心里想:“这是为啥呀!明明是自家地里的东西,干嘛偷偷摸摸的象做贼似的”。

直到现在我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个黑沉沉的夜晚,记得村子里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音,偶尔几声犬吠,几声虫鸣,显得那样清脆。一个孱弱的半大孩子夜深人静去野外地里讨生活。想起这些,眼泪就会情不自禁涌上来。

 后来我逐渐懂得了事情的原委,原来70年代的共产风,也刮到了偏远的林区。林场划区分片成立几个互助组,把每家的土地收归集体,大家一起耕种,秋后平均分配劳动果实。没有了自己可耕种的土地,这个夏天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无所事事,也没菜吃,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就半夜三更去自家地里偷,家家如此。第二天母亲把我背回来的土豆,放在水盆里,用手来回揉搓几遍,土豆的嫩皮儿便脱落下来,白生生的十分招人喜爱,母亲回过头表情严肃地说:“再去偷东西,看我不揍你”,我连蹦带跳地进屋里等着吃饭。母亲去房前园子里摘来豆角,将土豆和豆角一起炖,锅边贴上玉米面饼子,烧开锅,一股清新的土豆味飘满屋,终于吃上今年第一顿新鲜菜,哥几个抢着吃,直到撑得肚子溜圆才放下碗筷,背上书包一溜烟地跑着上学去了。

  当时我家有几亩地,还算挺多的,集体耕种,秋后只分到十几麻袋土豆,不到往年的一半,其余的都平均分给别人家了。大帮哄种地也没有肥料可施,田间管理不精细,产量自然不高。上冻后家里早早杀了两头年猪,因为没有喂养饲料,猪没长肥,自然出肉不多,没到二月二就吃光了,用做来年夏天的猪油也没犒出来多少,家里生活日渐捉襟见肘。那个时代,林区虽然吃供应粮,附近农户很羡慕,但是男孩子多的家庭,也不够吃。种植一些蔬菜,特别是土豆,可以粮菜兼用,有饭它是菜,无饭它顶粮。最主要的是它还可以作饲料,用来养猪、样狗、养鸡、养鸭、养鹅等,其实这在东北农村和林区都差不多,杀了年猪,家里一年的油水解决了。我一直固执地认为,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正是每家都喂养了几头猪,才使得生活变得有滋有味,是咬一口满嘴流油的猪肉,养育了我们那一代人。

 土地归集体耕种几年,效益一直不好,怨声载道。后来改成按家庭人口多少分地,共产主义虽然没能实现,但是懒惰人家却分得一份别人家的土地,心安理得地耕种起来。家里又有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再也不用躲躲藏藏像贼一样去偷自己的东西了,山村又逐渐恢复往日生机。

那时林区土地大部分种植土豆,每到夏季,一片片绿油油的土豆秧;一串串银铃般的花穗或白或紫,随风翻滚,从村口一直蔓延到山脚林下,绽放着美丽。开白花的品种根上结着白皮黄瓤的土豆,叫黄麻子;开紫花的品种根上结着紫皮白瓤的土豆,叫红鬼子。种土豆有一种说法,经常换土质产量高,而且是地方越远越好。林业局就组织人力去外地调来一批克山县培育的品种,个头大,产量高,就是口感水拉叭嚓的不好吃,但它淀粉含量高,可以到村里粉坊加工成粉条子。哎!土豆可真是个好东西,极大地丰富了苦难时代的生活。

 那个壮志凌云,刚正不阿,铁面无私的时代,经常会发生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家里突然会突然闯进几个人来,赶出圈里的猪、狗;轰出窝里的鸡、鸭、鹅,掰着手指头清查一番,如果有个十只八只的,超过要求,临走就会有“好心人”提醒,偷摸杀吃了吧,否则就得平分。望着笼里的鸡们,我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喂养的能让人吃上鸡蛋、鸡肉的鸡,怎么就成了资本主义的尾巴,非要割掉不可。

一阵清凉的山风,穿过时代的喧嚣,拂面而过。现在,人们再也不用为吃穿犯愁,鸡鸭鱼肉不用说,山珍海味想吃就吃,时间一长,也厌烦了。于是又想起原生态的绿色食品土豆,开上车,争着抢着去吃农家饭,土豆模糊、土豆饼子又成了香饽饽,价格还不菲,这是怎么了!我也迷糊,世事无常,恍若一梦。

                                                  2016.11.3

  评论这张
 
阅读(7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