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ongsong000 的博客

我走在树下,听树叶说话的声音,可那小鸟却叫个不停

 
 
 

日志

 
 
关于我

绿色是生命,绿色是希望, 我属于这片绿色。 今生有机会守护、创造这片绿色, 而倍感自豪!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故乡的火炕  

2016-04-03 11:47: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的火炕

       红松 

离开家乡已有很多年了,每年都断断续续的回去几次,总会鬼使神差地在村里转转,看看曾经与伙伴们玩耍、劳作留下喜怒哀乐的地方。东河套的努敏河依然平静如虹,默默地流淌;西山连绵的山林按部就班地转换着四季景观;只有穿屯而过的小铁路,四仰八叉地躺在茅草丛,沉思,少了记忆中的喧嚣。故乡已经没了往日的生机,撤并林场所之后,人们都去了县城居住,享受现代化的生活。只是每年农忙时节,人们座上大客车一路呼喊着,回来几次,秋收之后,又钻进城里。冬季还在坚持的人家不多了,只有那些院落、老屋、火炕、烟囱总是向我袭来,在眼前晃动,勾引起我对往事的记忆。

 

在我们东北林区,寒冷的冬季,屋里取暖用的是炉子和火炕。炉子只有进入冬季才舍得用的设备,而土炕是常年用来驱寒取暖的息身之地。它是东北人的一大发明,温暖了一代又一代东北人,家里来客人,主人一句话:“快脱鞋上炕”,那亲切温暖的话语,让你热血沸腾,立马拉近了距离,拉近了感情,是对客人最高规格的待遇。

 

火炕是用土坯垒成,下面走烟火。早期林区缺少建筑物资,修建的都是就地取材的泥草房,通常都是面南坐北的正房,有利于采暖,室内分为外屋和内屋,外屋是一个连二大锅台,有八印小锅和一个十印大锅,盖着木制锅盖,与内屋炕相连。碗架子,大水缸靠墙摆放;内屋南面是炕,朝阳暖和,北面靠墙通常是一溜箱子,当时各家人口都多,有的家庭搭的是南北炕,才能住下一家人。中间空地,向下挖有土豆窖,深度大约两米深,储存越冬的土豆、胡萝卜等蔬菜。

 

火炕看似简单,其实内部构造很复杂,撘炕是个技术活,要懂得控制烟道,烟气才会分散到每个炕洞子经过,炕面受热均匀。按照抬头走烟的惯性,炕头必须低于炕稍,最后进入烟囱,并且烟囱底要砌个深坑,才能形成抽力,这样灶膛不呛烟,炕面受热均匀。这是居家过日子的大事,如果没有一铺点火就热,不呛烟的热炕,那家里的日子没法过了。

山区雨季过后,蓝天白云飘忽,绿树掩映着小山村,诗画一般壮美。每个村庄,村头都有一个大土坑,修房子取土的杰作。到了开始脱坯的季节,就是用模具制作土砖,在东北“和大泥、脱大坯”是人们公认的累活。一家人齐上阵,父亲先挖出黄土伴草加水,和大泥,然后再把模具摆放在平地上,把泥放到模具里,中间还要放置铁丝或者手指粗细的木棍,增强拉力,泥塞满模具后压实,浇点水,拔出模具,就完成一块坯的制作。第二天把坚挺的坯立起来,在晾晒几天,然后摆成剁,等彻底风干之后搬回家里,以备扒炕时用。一年时间,每天三次烧火做饭,炕洞子挂满一层厚厚的烟灰,堵塞烟火通畅,所以秋季家家都要扒炕,清除烟灰,冬天炕才会热乎。

火炕早期铺炕席,时间一长就磨破了,记得小时候母亲用帆布把磨出窟窿的炕席缝补上,继续使用。小孩子穿开裆裤,经常屁股扎刺,痛得嗷嗷哭,大人不知道啥原因,对着孩子喊“咋了,哭啥”,这样的笑话很多。我家邻居,有个小脚老太太,冬天炕上摆着火盆子,围着烤火,手里拿着一个大烟袋,装满烟叶,直接对着火炭儿点烟,吧嗒吧嗒不停吸,灰很大,屋里不亮堂,看不太清楚,当时家庭条件差不多,没人笑话谁。

东北人吃饭也在炕上,饭做好了,母亲就会把长方形短腿木桌放在炕中央,这种饭桌我们管它叫炕桌,也有正方形的,然后端过一盆菜、一盆饭和碗筷放在桌上,一家人盘腿坐在炕上,围着炕桌开始盛饭吃菜。炕头上还常常放着正在发酵的面盆,用棉被或者棉大衣捂着,旁边趴着一只夜晚逮耗子的猫,肚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看上去和蔼、温馨。

寒冷的冬季,日头也无精打采地早早落下山去,漫长的夜晚,山里人习惯串门,不管到了谁家,炕依然是娱乐的中心,妇女们坐在一起,也忘不了自己的职责,炕中间摆放着针线笸箩,一边唠嗑,一边做针线活,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而男人也有自己的乐趣,常常聚在一起,听收音机、打扑克、下象棋;炕也是孩子玩耍的地方,小孩子们玩的开心了,往往在炕上奔跑、蹦跳。那时大人们斥责孩子,最常用的一句话就是:“别跳!跳塌了炕,去哪儿睡觉啊!”

炕边还有个炕沿,林区一般用厚6厘米、宽20厘米的桦木做炕沿,越摩擦越光滑,十分耐用。一铺炕住着一家人,睡在炕上的位置也是有讲究的,一般炕头睡的是家里的老人或者是家里的顶梁柱男主人,炕稍是火力壮的年轻人。炕头是外屋灶糖烧火后烟气走的最前端,炕面比较热,炕稍就相对凉些,林区职工在大山里奔波劳作了一整天,从事重体力劳动,又累又冷,回到家里,酒足饭饱之后钻进热乎乎的被窝,不仅舒坦,而且驱寒养身。

火炕是偏远地区山里人的摇篮,给了山里人生命、哺育山里人成长。受当时医疗卫生条件的限制,山村的孩子大都是出生在炕上,都是村里的接生婆接生,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一代又一代东北人就是在火炕上完成生命的传递与交接,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才彻底改变。山里人有钱了,都去山外的大医院生孩子,享受现代医疗服务。

炕承载了山村太多的内含,让人说也说不完。后来我因工作搬到县城居住,躺在席梦思床上,软软的,像悬在空中一样,睡得不踏实,索性搬到地板上睡,后来时间长了,才慢慢习惯了,但是感觉还是不如躺在故乡的土炕上,冬暖夏凉十分舒坦。

 

                                                                             201643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