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ongsong000 的博客

我走在树下,听树叶说话的声音,可那小鸟却叫个不停

 
 
 

日志

 
 
关于我

绿色是生命,绿色是希望, 我属于这片绿色。 今生有机会守护、创造这片绿色, 而倍感自豪!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 在绥棱林区寻觅鄂伦春人留下的足迹  

2016-07-06 13:36:59|  分类: 地域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绥棱林区寻觅鄂伦春人留下的足迹

 

                                        文红松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住着勇敢的鄂伦春……这首鄂伦春小唱,不仅听起来欢快、动听,而且让我童年时期就了解鄂伦春族生活情境。参加工作之后,在绥棱林业局从事森林调查工作,常年在深山老林之中奔波,多次听林场老工人讲,建局初期北股流和跃进两个林场附近有鄂伦春人在森林中居住,这让我很感兴趣,他们究竟是怎样在冰天雪地的深山老林中生活的,一直是个谜。每当我带领森调小队去山里安营扎寨住帐篷时,这个想法就会在我脑海中萦绕,他们是否和我们一样,有一些相同的野外生存本领与技巧呢

    连绵的兴安岭在天地间延伸,舒缓平坦,茂密的大森林,遮天蔽日。林区开发之前,这里恶劣的生存环境,让生于山岭者逐兽而猎,生于泽野者逐水草而居。据史料记载,鄂伦春是肃慎的后裔。早在元朝时,鄂伦春人隐居森林之中,被称为“北山野人”,分布地域广阔。明朝时黑龙江以北有“乘鹿以出入”的“北山野人”,就是指游猎于贝加尔湖以东、黑龙江以北的“使鹿部”,也就是鄂伦春人。清初史料曾把鄂伦春人称为“森林人” 。以善于驯服野兽而著称,大清入关时,骑着老虎、黑熊、四不像怪兽的猛士,就有他们的身影。

    其实,鄂伦春人在1740年以前,主要分布在贝加尔湖以东,黑龙江以北,直到库页岛的广大地区,人口有18000多人。1741年以后,沙俄入侵黑龙江流域,鄂伦春人逐渐被迫迁徙到黑龙江南岸大、小兴安岭地区,人口有8000多人,受清朝皇帝分封领地,被编入八旗索伦部,因此又称索伦人。主要分部在呼玛尔河流域,逊河、沾河、乌云河、嘉荫河流域,阿里河流域,多布库尔河流域和托河流域,仍然以原始狩猎的方式生活于山林的山顶上,每家一个山头,吃兽肉、穿兽皮,过着男人狩猎、女人采集的原始生活,凶险的山林狩猎锤炼了鄂伦春人坚韧的体魄和强劲意志

鄂伦春人没有自己民族的文字,信奉萨满教,崇拜大自然,相信森林之神,敬畏大自然的力量,在居住地东北方位,白桦树上刻画有他们敬若神明的图腾鹿头雕像,出外狩猎都要跪拜,祈求一路平安,多有收获。

清末,随着东北地区的解禁与开发,此时鄂伦春与满、汉等民族的经济交流得到极大发展,铁质工具、枪支的输入,以及狩猎产品同农牧手工产品交换的频繁,逐渐在鄂伦春族社会内部引起了一系列的变革,生活方式有较大的改变,逐渐趋于东北习俗。

绥棱林区博物馆,征集到一些出土于八二林场九间房附近的古物,有青铜镜、铁刀、铁饰物、马镫、铁箭头、铁矛等器物,是当地人探铁时在山上鄂伦春居住地到的,经专家鉴定,属于居住在逊河、沾河、诺敏河流域的鄂伦春人使用的冷兵器和生活用品。听一位老工人讲,建局初期这里有鄂伦春人居住,已不在居住仙人柱了,而是居住地窨子或者是简易木棚子,使用铁锅烀肉,不在是茹毛饮血的生活方式了。婴儿放在兽皮囊中,挂在树杈上,以防野兽侵袭。虽然使用枪支狩猎,但依然保持原始的本性,以捕获、驯服动物为荣耀。

鄂伦春人狩猎时打有托枪,命中率很高,是因为长期在冰天雪地野外生活,有手指颤抖的毛病,才被迫用支架的,现在我们林区很多人也有这种病。

听一位老伐木工人讲,1958年他在八二林场伐木点工作,有一天下班路过鄂伦春人居住地,亲眼看到几个身穿绣花皮衣,脚穿皮鞋的鄂伦春小伙子,捕获到一只老虎,拴在树上。老虎趁人不注意挣脱绑绳,几步钻进密林跑了,本该去追赶老虎,他们没这么做,几个人怨天尤人地拿着刀枪,打起群架,也没人敢过去劝架。勇敢的鄂伦春人,血液中流淌着一种世代相传的血性,如山林草木一样,野性十足

上世纪五十年代,国家出台相关政策,划拨土地,把分散居住在小兴安岭的鄂伦春人,统一安置到大兴安岭地区白银纳建村居住,当时国家统计人口有4000多人。鄂伦春人陆续走出山林,告别原始狩猎生活方式,实现定居。但是有一部分人又跑回原地,仍然狩猎为生。当时山里野生动物很多,能够满足他们猎取到充足的食物来源,鄂伦春人消费水平低,日常生活主要是吃饱肚子和一些维持生活的必需品。如果猎取到一架四平头鹿茸,销售出去,就能换取4口人家庭一年生活费用。当时他们每人一匹马一杆枪,比起祖先们狩猎方便容易多了。这么容易就能获取充足的食物,很自然就有人不愿意从事劳其筋骨的农耕生产。这些八二林场九间房附近的鄂伦春人,就是又返回来的那部分人。

   七十年代初期,绥棱林区仍然有鄂伦春人在此居住活动,听森铁六棵松工区的一位看桥工人讲:有一个鄂伦春人,经常骑马由跃进林场山下来,路过此地去黑马刘大队,也没人敢问他去做什么。有一天傍晚,可能是旅途劳累饥饿,走进桥房要吃的,看桥人做了饭菜,拿出仅有的半瓶酒招待他,酒足饭饱之后,不同意在看桥房住,去河边一棵大青杨下,拴上马,拿出狍子皮铺在地上,在树下休息睡觉。下次路过时,拿来一块狍子肉答谢款待。当时这个鄂伦春人没有,捕获动物也不容易,通过此事可以看出,鄂伦春人爱憎分明,注重礼仪交往。几年后再也没有见到这个鄂伦春汉子。后来听说,是醉酒后冻死在黑马刘大队附近的河套里了,唉!真是可怜。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转眼间几十年过去,那些见证过鄂伦春人在森林生活的人已经不多,知道鄂伦春人原始村落的人更是稀少,骑着马、背着枪、带着猎狗的鄂伦春汉子只在书画中驰骋让人深感痛惜的同时,在山林之中,还能搜集到一些鄂伦春人使用实物用品,在绥棱林区博物馆保存下来,实属来之不易,感谢八二林场热情的捐献者孙勇,是他圆了我几十年前的困惑

美丽、富饶的兴安岭,孕育了多少勤劳、勇敢的华夏民族,它们在中国历史留下挥之不去的痕迹。走进大森林,就会想起鄂伦春人那段神秘的原始文化发展史,因缺少文字记载,流传下来的很少,倍感可惜,挖掘、整理流传在原居住地的只言片语,更显弥足珍贵,它是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一颗璀璨明珠,理应受到世人瞩目和关注。     

                                               2016.7.22

 


此文刊发于《黑龙江科技报》2016.8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