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ongsong000 的博客

我走在树下,听树叶说话的声音,可那小鸟却叫个不停

 
 
 

日志

 
 
关于我

绿色是生命,绿色是希望, 我属于这片绿色。 今生有机会守护、创造这片绿色, 而倍感自豪!

(原创纪实散文)大山里飘荡着林区人的“行话”  

2017-03-29 16:25:05|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山里飘荡着林区人的行话

 

林区,茫茫林海浩瀚无边,充满神秘色彩;林业,伐木历史悠久,他们创造出独特的生产行话。它朴实、形象、精炼、有趣,为林区独有,是林区劳动者的智慧结晶,是森林文化的精华。

                                            ——题记

 

东北林区已经全面停止商品林采伐,伐木人走出山林。伴随着大树墩子的腐烂与消失,那些曾经飘荡在山林里的伐木人的生产行话,也没了用武之地,即将销声匿迹。

回忆往昔,总会免不了一番感慨。恰逢林业局邓局长给绥棱林区博物馆布置增加一些林区民俗内容的任务,于是就想出把它整理出来,放在馆内的念头,使之流传下来。经过设计、整理和制作,放在博物馆林区时光岁月长廊板块。展出之后效果还好,得到参观游客的认可,我也顺利完成一大心愿。

透过字里行间的影子,沉思之中,依稀看到前辈们曾经走在筚路蓝缕,以启山林般的沧桑身影……

我出生于黑龙江省绥棱林业局六棵松,土生土长,是真正的林区人。儿时听父亲讲:初来乍到林区工作,有些话听不懂。后来才知道,伐木人在深山老林里干活,总结出一套完整的行话,在劳动中使用。进入这个行业需要经过一段时间学习模仿,才会知晓。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其实,历朝历代每个行业的出现,都形成了自己的行话。 如南方水运码头,从事装卸货物的力工结成帮派,叫槽帮”,独霸一方,就有自己的“行话”;就连打家劫舍、占山为王的土匪也有一套自己的行话。初次见面要说暗语,听暗语就知道是不是同道中人。  

 东北开发初期,闯关东人所从事的职业主要有伐木、垦荒、淘金和采参,这些职业形成自己的行话。如:淘金避讳一些不吉利的字词,避讳赔,把赔了,叫倒了。把簸箕叫金簸子,这里倒了和金簸子就是淘金人的行话。 采参人把去山里挖参叫放山,挖参叫抬参,这里放山和抬参就是采参人的行话

   早期来到林区的伐木人自称为“木帮”,它是为求生存而组成的组织帮派。帮内人称为木把,他们在日常生活和劳作中聚集在一起,相互关照。人们常说帮有帮规,行有行语,加入者要无条件地执行严格的帮规,为人处世讲究一个“义”,共同抵御大自然和恶略势力,并且每天哇啦哇啦地说着只有同伙才能听懂的话,形成自己独特的语言,其实它就是最早的林业生产行话。他们使用的伐木工具有开山斧大肚子锯。“木把”工作季节性很强,主要有两项工作,一是上山伐木,就是干山场子活儿;二是河水流送,就是干水场子活儿。

电视剧《闯关东》中有这样一个镜头,山场子开锯了,严寒中木帮汉子们伐木的场景让鲜儿目瞪口呆……。山林中“把头”带领“木把”顶风冒雪去伐第一棵树,叫开锯。开锯前要在山神爷老把头的小庙前举行跪拜仪式。头一锯要选顺山到,以祈求这一季能顺顺当当、平安无事的好彩头。顺山倒是指树木生长在山坡上,而且树的根部倾斜山下,这样的树木,伐后一定会向山下倒去。伐木要找好方向,等树一叫渣,也就是倒前发出的咔咔响声,先喊一遍:顺-山-倒-了!给其他人指示树倒的方位,以免出现伤人现象,这叫喊山。一棵大树轰然倒下,林中雪雾弥漫,枝丫木棒横飞,十分凶险,也十分壮观。伐倒的林木,砍掉枝桠叫打枝;然后按照材质和长度要求锯成段,叫造材;把分散在山坡上的件子人力归成小堆,叫吊卯大山里,山高林密。将原木运下山是繁重而又充满危险的活,木把一般将沉重的原木装上牛爬犁,一遍遍地往返运下山,拉到河边的排窝子”,叫“集材”。一帮人忙碌中互相提醒、告知、交流,共同完成伐木过程。这些“开山斧”、“大肚子锯”、开锯”、叫渣”、“喊山吊卯等就是伐木人的行话。   

    东北地区春天虽然来的晚,但是只要进入三月,昼夜温差变化加大,白天,雪开化而发滞。中午就会因雪融化,而湿透鞋和裤腿,下午2点之后随着温度降低又结冰,冻得杠杠硬,行走不方便,身体也消受不起。此时,木头也会冻在雪地,而抠不出来,卧槽”,不利于生产。所以每年一到这个季节,山场子活也就随之结束,俗称掐套。其实东北伐木选择冬季生产作业,是受季节限制。

春天来临,山场子活结束,所有的原木集材到河边归楞成垛,等到桃花水下来,水场子活便开始。工序是先编排”,然后推河”,开始流送。这些词句都属于行话,还有很多。

如:山神爷:传说中守护东北山林的神

    佛爷坐子:山林里大树墩子。
    麻达山:人在森林中行走找不着方向,迷山了。

    开山:早期伐木人进山前拜山神,祈求保佑。

    山场子:早期林区伐木作业场所。

    掐套:山场子伐木活结束了。

    大把头:早期林区管理场子事物的头。

    开山斧:砍伐林木的长刃斧头。

    大肚子锯:两人操作,中间凸起像大肚子的锯。

    流送:利用河水将木材流送到出河场。

    推河:将河边的木头推到河水中。

    桃花水:春天积雪融化成的水。

    赶羊:单根水运木材,手拿桶勾岸边跟随看护。

    插垛:流送时许多木材插到一起不能游动了。

    骑水马:流送木材者骑在漂流的木头上。

    逛花园:流送中木材冲出河道进入草甸子。

    拦圈子:用铁绳横拉河面上截住漂流的木材。

出河:将流送的木材从水中捞上岸。

      … …

这些是早期伐木人的行话。当时进山伐木是季节性的,住地窨子,干完活就走人,没有定居人口,所以只有帮内人熟知,外人接触不到,才显得十分神秘。

    木把之间流传着许多伐木的讲究,就像《闯关东》电视剧有关伐木、放排的独特、神秘的故事情节一样,留给我的印象最深刻。这些语言,林区人在没停伐前的冬运生产中仍然在说,听着倍感亲切,特别喜欢,只是少了一些神秘。

    黑龙江省绥棱林区,其水运历程很值得一提,这里的水运始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一直延续到建局后的五十年代中期才结束,期间断断续续有三十多年。不仅时间长,而且还创造了小河流的水运奇迹。就是在小河流浅水区,拦河憋水,抬高水位水运木材的方式。

进入六十年代后,绥棱林业局随着冬运生产愈见红火兴旺,生产环境得到极大改善,终止水运木材,修通森林铁路,使用森铁下运木材,全局推广使用油锯伐木,机械车集材,汽车运材,实现木材生产主要环节机械化作业。伴随着林业工人的脚步声,林业生产行话,也愈加丰满。主要有:

 铺锯:就是开始伐木。

     搭挂:伐倒树搭在另一棵未伐树上。
     迎门树:应伐树所倒方向的对面树。

     吊死鬼:挂在树上的枝丫。
     回头棒:树倒后,反弹回来的枝丫棒。
     打柈子:放树时造成的树干纵向劈裂现象。

     反楂:树倒下方向与原判断方向相反。

     摘挂:把搭挂树处理放倒。

     连环挂:多棵伐倒树接连搭挂。

     掏底锯:从塘桥木下面往上反向锯木头。

     座后炮:林木伐倒时,根部向后弹起。

     坐殿:树的上、下楂已锯断,而树站立不倒。
     搪桥:木头两头着地,中部悬空。

     卧槽:木头冻结于地。
     吊炮:伐倒木一头支起如炮状。

     拔大毛:专挑好的树种和大径级的林木砍伐。

     剃光头:把林木全部伐掉的采伐方式。
     红糖包:树内心腐朽呈红褐色块状,似红糖色。
     蚂蚁哨:被虫蚁蚀过的朽木,形成了无数小孔。

     打枝:砍掉伐倒木的枝丫。

     鱼眼圈:伐倒木枝丫砍掉的地方,形状像鱼眼圈。

     造材:将伐倒木按规格分割成段。

     伪心材:树干中心部分材色发生颜色变化。

     扞面:横山倒林木造材时,件子顺坡滚下山。

     串坡:将木头从陡坡上放下来。

     归楞:将楞场原木归成垛。

     集材:将山地木材搬运到山楞。

     爬山虎:机械集材拖拉机。

     脱裤子:集材拖拉机履带脱轨。

     运材:将集材到山楞的木材运到楞场。

     打拐子:走山路时,将树枝掰折作标记。

     吃青:伐倒木经春过夏,发生材质颜色变化。

     水罐子:长期浸水而达饱和状态的木头。
     坐飞机:抬、串木头时仰面摔倒。

     挨咬:被木头碰伤。

     件子:指造材后的原木。

     王八坑:山陡坡中间的平坦地带。
     灯碗子:树木上半部受损伤形成的漏节。
     捆山材:冬运结束,没运下山的木材。

     山帽:高山角没经过采伐,剩余的林木。

     蜡杆子:秃梢无枝冠之立木。

     站干:林中自然枯死的立木。

     归楞:将木材归成垛。

     哈腰挂:抬木号子,弯腰挂钩抬木头。

     掐钩:用来钩住原木的铁制抬木工具。
     把门:六或八人抬木时连接杠子与掐钩的顺杠。
     搬  钩:搬动或滚动原木用具。
     压脚子:利用杠杆原理制成撬动原木工具。

     耍龙:抬木头时对最后一副肩的代称。

     画龙:抬木头时左右摇摆。

     钱包:长期抬木头者脖后磨起的肉包。
     摊煎饼:木材散乱未归垛,铺满楞场。

     说话:归楞时,楞垛倒塌前发出的响声。

     打牙:木材相互咬住不易搬动。
     盲流:贮木场传送带传送原木,没到楞头被挤出槽。

     木头轱辘儿:截成段的木头。

     蘑 菇 头:抬木杠子的别称。

     大肩:用右肩抬杠子。

     小肩:用左肩抬杠子。

          … …

绥棱林业局森铁运输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到2012年结束,经历将近60年,在全国来说,也是森运时间最长的。在木材生产中,小火车屡建功勋,立下了汗马功劳。绥棱局在停伐后,把小火车线保留了下来几台小火车成了见证历史的文物。现在,坐一次森林小火车,成为许多人心中的梦想。林业局转型发展旅游产业,开通“抗联号”旅游小火车,引来八方来客。并把一台小火车安放在绥林文化园,供游人参观。

在近60年的森运过程中,小火车仿照国铁实行半军事化管理。但毕竟小火车有自己的特点,原国家林业部编制了小火车的行车技术规程,森铁人形成了自己特有的“行话”,外人听起来像模像样的,觉得很正规。比如说,第一车木材车下山,是“头彩”的谐音,要进行剪裁仪式,给火车头挂红花、彩绸,放鞭炮,以示庆贺。寓意新一年的开门红,财源滚滚而来。另外还有许多特有的“行话”:

连接:森铁车站工作人员把运输木材的车,连挂在一起。

调车:森铁车站工作人员带领机组作业。

编组:把几组运输木材的车编成一列。

命令:林业局、森铁调度室下达的运输任务、行车指令。

承认:森铁车站之间的列车开通指令。

掉道:森铁运输木材或客运的火车发生事故,不能运行。

掉道材:森铁运输木材或发生事故丢失在铁路两侧的木材。


… …

这些让外人引以为奇的林业生产的“行话”,来自大山深处,源于生活接地气,绿色环保纯天然。随着林区的发展,特别是常住人口的增多,而不在显得那么神秘。其实,林业人就是说着自己的“行话”,在艰苦的岁月里,在恶略的环境中,把一车车大木头运出大山,支援国家建设。

当您走进绥棱林区博物馆,品味森林文化的博大精深。这饱含沧桑的话语,其实就是这山、这林、这水的一部文化史书,更是山里人保留在内心深处的一份乡愁。

 

                                                2017.3.29

  评论这张
 
阅读(205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